堅人話離地城

堅尼地城Kennedy Town)位於香港島市區的最西端,南靠摩星嶺,北臨維港卑路乍灣,西與大小青洲隔硫磺海峽對望,東鄰石塘咀。堅尼地城是香早期被開發的地區之一,為維多利亞城的一部分。

2018/04/30

西區海濱長廊啟用人山人海

大門口就在豐物道過去。
西環區內太缺乏休憩處了,特別是堅尼地城社區明明就在海濱,卻只有短短的一段海濱活動地(士美菲路巴士總站旁邊)。於是乎,位於石塘咀至西營盤的西區海濱長廊剛剛啟用,吸引了整個西環的居民在週末前往趁熱鬧,人山人海。

這段海濱長廊,是中西區海濱長廊西區副食品批發市場段,耗資1億港元改建,4月28日啟用,4個閒置碼頭及臨海地段變身貨運碼頭主題公共空間,其中一個碼頭設置兒童遊樂場,一個碼頭鋪滿草坪,一個碼頭佈置一輛起重車。

海濱長廊還將20呎貨櫃改裝成廁所,也有母嬰間、飲水處,太陽能矮樁街燈等實施,十分齊全。圍欄採用透明玻璃,晚上會亮起LED燈,雖然浪漫,但未知會否比鐵柱欄杆不耐用。

這段海濱長廊完成後,中西區內共有全長1350米、約6萬平方米的海濱及公共空間。日後東邊街危險品停車場改造(讓出靠海的一段作為通道)完成後,今年內海濱長廊將貫通至金鐘政府總部外。

至於有「包挑剔」網友稱,改造後失去碼頭味道,則完全屬於不知所謂。難道適合大多數市民(男女老幼)的公共場合,會比只適合年輕人遊玩的場地(有危險性的老碼頭)更不體現價值?

裝修成貨運木箱外型的兒童遊樂場。

西區海濱長廊景觀。

西區海濱長廊往西走是以前的天空之城碼頭。

與西區海濱長廊隔著鐵網的是漁護處的西區副食品批發市場。

太陽能矮樁街燈。

西區海濱長廊景觀。

西區海濱長廊往東,未來可通達金鐘。

2018/03/28

美軍斯特雷號驅逐艦停泊堅尼地城

美軍斯特雷號停泊在招商局碼頭。

堅尼地城招商局碼頭今天停泊了一艘美國軍艦。

根據該軍艦Facebook專頁消息,這是美軍阿利·伯克級導彈驅逐艦斯特雷號USS Sterett (DDG 104)。

斯特雷艦於2008年服役,舷號104,長約156米、寬約20米,最大排水量9217噸。該艦不時進行友好外訪,11個月前(2017年4月底)該艦也曾訪港。

斯特雷艦Facebook上有港裔海軍少尉楊梓杭的撰文:
在闊別多年,很高興能夠舊地重遊。作為美國海軍的一分子,希望能藉此機會探望親屬,亦希望和香港人民多多交流,以新的角度認識我的故鄉。 
最近中國軍艦正在南海集結,進行罕見的大規模軍演,前日就有衛星圖片顯示大約40艘軍艦伴隨遼寧號航空母艦,在海面列隊航行,嗮馬之意明顯。不知道斯特雷艦有無與強國艦隊偶遇呢。

有意思的是,國企招商局特別在碼頭張貼了幾條大橫額,稱該碼頭是「禁區」,禁止無人機拍攝。近年隨著無人機普及,香港航拍愛好者經常操控無人機到招商局碼頭上空拍攝軍艦,可能因此引來外軍不滿?不知道這裡的禁區是否民航局劃定的呢。

艦艏甲板有人在合影

招商局稱碼頭是禁區

從沙倉球場望過去

招商局禁止無人機拍攝

2018/02/28

法國「葡月號」停泊招商局碼頭

曾經在2011年及2013年訪港的法國護衛艦「葡月號」(Vendemiaire)近日再度訪港,從26日起停泊西環招商局碼頭5天,並首度開放公眾參觀。

除了首度舉行開放日,葡月號還首度與駐港解放軍演習,中方會派出的兩艘船隻參與聯合拯救訓練和溝通工作。

法廣網報道,葡月號於1992年下水,主要負責海上巡邏和人道工作,艦艇全長93.5米,最大排水量2800噸,船員93人全為法國人,當中女船員佔15人。艦艇可搭載直升機,武器包括一座100毫米全自動艦炮、兩座20毫米機關炮等。

現年40歲的指揮官Alexandre Blonce為葡月號艦長,年僅21歲便參軍,曾在聖女貞德號航空巡洋艦(Jeanne d'Arc)執勤,去年起擔任艦長一職,今次是他首次訪港。

(以下為中新網圖片)



2018/01/06

西環海濱長廊(石塘咀)即將完工

西環海濱長廊入口
雖然前段日子不斷有媒體稱,在西環碼頭(裝卸區)建設海濱長廊,加了欄杆失去原汁原味云云,繼而訪問一些街坊稱反對。不過本人反而覺得,如果一個海邊公共設施,政府沒有做好安全防護就推出,簡直是瀆職和草菅人命。

至於為何之前沒有欄杆?因為那是碼頭啊,大哥!本來就不是向公眾開放休憩的地方,只是無王管之下,街坊自己進入碼頭裝卸區域消閒罷了。

既然列為康文署管理的公共場合,就是老幼皆宜的地方,可不是只向成人開放、適合情侶拍拖、大學生聚會喝酒、狗主放狗的場所了。

前幾天去看了一下海濱長廊建設進展,感覺非常好呀,不僅安全感十足,還有兒童遊戲設施,誰反對,誰就不要進去吧。反正原來的碼頭周邊光溜溜的,不僅我擔心小孩去玩不安全,我的小兒子也不敢靠近,那根本不是一個好的社區設施。

大家不要太反智,做人不能太自私好不好?

海濱長廊加設欄杆有何不好呢

近處是碼頭裝卸區,遠處是海濱長廊

2017/09/05

石牆樹受損捱斬

科士街鋸走受損石牆樹。(好康)


2017年9月5日,農曆七月十五,科士街斬石牆樹。(好康)

科士街石牆樹還是要遭難,旁邊一陣陣燒紙錢的煙霧飄過,彷彿在為百年老樹送別。

今天政府人員大舉出動,封鎖了科士街最後一段,鋸走前天塌樹幹的那棵石牆樹的主樹幹和更多枝葉,看來前天的臨時處理未能完全化解石牆樹的危險性,當局恐怕會進一步崩塌。

這棵石牆樹出事之前枝葉茂盛,特別是氣根極多,可謂科士街眾多牆樹老人中的長鬚翁。這次失去太多樹幹樹枝後,對於未來的生長會否產生負面影響,有待觀察。

在這裡不得不說的是,政府定期修剪石牆樹的必要,特別是雨季來臨前。以往每逢政府修建堅尼地城的石牆樹,總有街坊表示不解:「好地地又斬樹!」希望這些街坊破想當然的慣性思維,接受科學,特別是不要像網上那些鍵盤俠(例如facebook西環群組「西環變幻時」某些反智激動中青年)一樣,無知愚昧。

2017/09/04

瑪娃颱風微掠,科士街石牆樹塌樹幹


科士街石牆塌樹。(好康)
9月3日瑪娃掠過當晚,科士街石牆塌樹。(好康)

科士街石牆樹塌樹。(好康)


塌樹威力強大,路燈、欄杆受損(好康)

儘管颱風瑪娃昨晚登陸地點在廣東陸豐,離香港尚遠,本港也只是掛了3號風球,不過,科士街石牆樹居然罕見地出現塌樹事件,沈重的樹幹不僅導致一盞路燈損壞,還將一輛私家車壓毀、將一截鐵欄杆壓至變形、斷開,威力嚇人。

事發路段靠近西環村,是居民前往港鐵堅尼地城站熱門路徑,也是科士街球場其中一個出入口必經階梯處,幸好塌樹發生時(下午四時半)剛好無人經過,否則傷亡難測。

警方和政府人員到場封鎖科士街連接加多近街全部行車線和行人道,並鋸走受損樹幹及部分其他樹幹樹枝,減少塌樹風險。至今日重開行車線,靠近石牆樹一側行人道繼續封閉。

科士街石牆樹一向保養良好,這次塌樹,懷疑是經歷前兩次颱風後,樹幹出現損傷,但政府人員未能加強巡查,不能及時發現。

政府實在需要調整作業思維,不能事事依賴報告,或事後才來修補,應該加強主動工作的態度!(圖片均為本blog所有)

2017/08/18

堅尼地城小酒店

輝豪酒店(Mia Casa Hotel)是一家公寓式酒店,位於士美菲路和厚和街交界位置。小小的單棟樓酒店,客房不多,不過各方面都過得去,包括價格。

堅尼地城並不多酒店,在靠近石塘咀的中遠酒店算是比較老、稍大型的一家,但由於是中資(不怕執)的關係,酒店職員態度很一般,酒店裝修、衛生連大陸的三星級酒店也比不上,價格還不便宜。

輝豪酒店的房間比較小,如果是早一點訂的話,五六百元一晚的價錢,在市區(而且堅尼地城現在通了地鐵)來說算很公道。特別是兩房一廳的套間,1200左右的價格,最適合有海外或者大陸親戚來玩,代訂給他們一家住,比訂airbnb好得多。

堅尼地城的airbnb並不便宜,而且某些房東特別麻煩,驗屍官一樣,不斷通過電郵、訊息盤問,遲遲不確認訂房或拒絕,搞得人家訂酒店被耽誤。

至於摩星嶺的青年旅舍,也有二人房,但現在多了不少人住。

這張照片不是最近拍攝的。(本blog圖片)

2017/05/29

科士街石牆還能撐多久

傳統石牆技術已經失傳
石牆樹是香港特色景觀(並非獨有),而堅尼地城科士街石牆,則算得上香港面積最大、最長、最悠久,生長保存最完好最多石牆樹的石砌護土牆,至今逾百年。

根據記載,香港第一代屠房1894年建設,位置就在科士街南面山坡(現遊樂場、球場),主要是牛房,也屠豬羊。當年由於要開闢山坡應用,於是需要建設擋土牆,以形成平台。

早年英國人佔領香港,並沒有帶來太多先進的城市建設技術、概念,規劃上也並不科學。當然,宗主國對待殖民地的態度始終是利益為主,主觀上不是為了改善某地人民福利才去殖民。另一方面,英國在19世紀後期也才開始重視城市規劃,包括倫敦的排水系統是在遭受多個世紀水浸,痛定思痛才進行革命性治理。

因此,在香港開拓山坡建城過程中,英國人管治者採納的擋土牆建設技術,是中國的傳統技術,而這種主要來自廣東(特別是東莞)的南方技術,當然十分適合在同樣氣候、風土的香港應用,可以說是因地制宜。

廣東的傳統石砌護土牆技術,據(政府)說已經失傳,所以無法確切講解原理如何。不過估計也與其他舊時傳統建築技術差不多,比如在填充材料方面添加了糯米汁、桐油、豬血之類增加黏力,而在石塊的佈局方面也是重點,石牆就像三明治,內外一堵石牆夾著中間一堵沙土。

總之,傳統中式石牆技術,讓石牆的石塊之間存在接縫,表墻後有泥土及山水滲出,可供植物生長。各種榕樹的種子被蝙蝠、小鳥帶來,在石牆縫隙發芽長大,纏繞石牆蓬勃而起,歷經百年,鬱鬱蒼蒼。

每當有一些人望著科士街石牆樹讚嘆說,還是英國人厲害啊,建設的石牆至今不倒,如果是中國人建的,早就是豆腐渣,我們只需要從心裡笑笑就可以了:立場(屁股)決定了思維。

如果有人進一步以科士街牛房是英國統治者主理的建設,繼而稱護土牆因為通過英國標準,所以才能應有至今,說明英國標準還是最好!那就需要給這些人科普一下,若當初港英政府接受中式護土牆技術,那就應該保留這種影響全港大批石牆維護的傳統技術。而不是置港人生命安全而不顧。

這種中式護土牆技術目前已經失傳,如今政府部門意圖在不破壞原環境的前提下,想方設法保證這些牆不倒、這些樹不生病,客觀上講是非常艱鉅的工作,日後若出現石牆樹倒塌,也不必奇怪。

所以說,沒有什麼人絕對靠得住,自己社區需要自己重視。

2017/05/12

加多近街公園確定:不遷不拆

堅尼地城罕有的一個休息場所,終於在居民同心下獲得保留!政府計劃清拆加多近街臨時花園,並斥資逾11億元為花園及堅尼地城前焚化爐及屠房等地除污,以便改劃私樓用途,遭居民長期反對(建制派區議員卻默默支持政府),甚至入稟高院提司法覆核

城規會5月11日審議《堅尼地城及摩星嶺分區計劃大綱草圖》,決定維持規劃作休憩用地,即否決清拆工程。居民聞訊歡欣鼓舞,希望當局為公園正名。

這雖然是臨時花園,卻已樹木茂盛,綠地如茵,是附近居民散步、鍛煉、放狗甚至遛龜的上佳之地。

鳥瞰加多近街臨時花園。

2017/02/23

百年前的鼠疫墳場重現堅尼地城

疑似墓碑建成的石級所在山坡工程仍在進行。
堅尼地城是昔日維多利亞城的最西端,屬於香港早期市區,歷史遺址自然不少。《蘋果日報》近日報道,堅尼地城域多利道一處山坡發現20多塊墓碑碑石,該處位於昔日堅尼地城鼠疫墳場旁,懷疑碑石來自墳場,價值可達一級歷史建築。

對於區內有此發現,本blog主當然少不免探訪一下。今天在現場發現,該處山坡在西寧街與域多利道交界處,即聖路加堂牧民中心的西側,目前正進行政府工程,前往的路徑已被圍封。

20多塊石碑上刻有人名及籍貫,部份有號碼,散落在山坡,部份被用作興建石級,或作為護土牆的建築材料。這些石級通往加惠民道中段、原警察宿舍旁邊,估計以前是區內居民及警察的上下山便道,由此前往西寧街巴士總站可省時數分鐘。

一份1897年憲報列明,當年政府將在堅尼地城醫院以西約300碼興建一個傳染病墳場(俗稱鼠疫墳場),憲報資料加上檔案處的舊地圖,可推斷山坡正位處墳場旁。香港大學建築學院建築文物保護課程學部主任李浩然從石碑外形和位置等判斷或來自鼠疫墳場,「私人墓碑比較少有號碼,似政府墳場。」

曾研究本港墳場歷史的前古諮會成員高添強則對該處是否屬鼠疫墳場有保留,因以往附近亦設華人墳場,而私人墓碑亦可能刻有號碼,認為需古蹟辦研究確定。

報道指出,有市民發現土木工程拓展署正進行勘探,部份石碑已經不在原處,擔心工程破壞石碑,去信署方及要求古蹟辦跟進。

古蹟辦回應,稱已於1月中要求土木署暫停勘探工程及作實地視察,確認工程不影響石碑;現就石碑進行詳細研究以確定其文物價值。土木署指工程於去年12月開始,預計今年3月底竣工。今天所見,山坡上仍有工人作業。

疑似來自堅尼地城鼠疫墳場的墓碑。

疑似來自堅尼地城鼠疫墳場的墓碑

疑似來自堅尼地城鼠疫墳場的墓碑
部分墓碑用來建造護土牆。
閱讀延伸:
1894年5月香港爆發鼠疫,近半年內導致至少2500人死亡(絕大多數是華人),這只是官方數字,不包括8萬多名(約佔當時三分一人口)逃離香港的居民和未報官的數字。此後香港每年都有鼠疫爆發,延續了30年。

值得深思的是,疫症傳播與2003年沙士的相似性。鼠疫相信是雲南早十數年爆發,逐漸蔓延至兩廣,最後在1894年春在廣州爆發,並傳播到人員來往密切的香港。當時港英政府漠視社會、醫療政策是疫症大爆發主要因素,而華人不信西醫也是重要原因;而基於香港往世界多地有遠洋輪船,令香港成為全球第三次鼠疫大爆發的重要傳播中轉站。

2017/02/20

西環居民今入稟司法覆核力阻政府賣加多近街公園地皮

堅尼地城罕有的休憩用地,位於西環尾的加多近街臨時花園即將被政府清拆、拍賣地皮。《蘋果日報》今天報道,發展局局長馬紹祥將於本周首次以局長身份公佈下個財政年度賣地計劃,市場人士估計,焦點市區官地包括了位於堅尼地城的西寧街巴士總站用地和加多近街公園。
鳥瞰加多近街臨時花園。

加多近街臨時花園地盤面積約9.8萬方呎,可建樓面約63.7萬平方呎,預計可提供750伙。市場估值逾80億元,樓面地價約1.3萬元。

西寧街巴士總站地盤面積約2.5萬方呎,可建樓面約25萬方呎,料可提供近300伙,估值約30億元,樓面呎價1.2萬元。據悉該處地皮面對的殮房,即將搬入域多利道的山洞內。

另據《星島日報》網站報道,規劃署、土木工程拓展署決定清拆加多近街臨時花園,進行除污工程及更改土地用途作興建私人住宅,遭附近居民強烈反對。於中文大學就讀的西區居民王澄烽今入稟高院提司法覆核,要求法庭撤銷該決定,並指土木工程拓展署於2015年進行的環評報告誤導規劃署,若錯誤地相信該報告,會導致公眾健康承擔風險,及對居民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而且亦浪費公帑。
2017年2月20日拍攝的加多近街臨時花園紅葉。

舊文回顧

摩星嶺白屋

↑ 攝於2010年7月。  ◎ 白屋是域多利拘留所的俗稱,位於域多利道及摩星嶺道交匯處,曾是港英時期皇家香港警察政治部的拘留所,六七暴動期間及之後,大批左派人士被禁錮於此。 雖然此史蹟不屬堅尼地城,但由於距離堅城極近,所以西環尾街坊心理上還是當它是西環的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