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30

久違了的可可

很久沒吃過堅尼地城老牌食店可可了,這是一家開到清晨的小吃店,夜貓醫肚救星。

位於聯字樓,兩邊有店面,多年不見,味道可口依舊,顧客盈門依然,只是隨著物價高漲,食物價格當然也不同了。

這夜買了一份煎腸粉加蛋,盛惠HKD17。

2015/12/19

巨型餐廳butcher & baker

堅尼地城的西餐廳和酒吧,真的愈開愈多,早已經超過中餐廳(或茶餐廳)和涼茶店,無怪乎有人已經將堅尼地城形容為下一個SOHO區。

位於加多近街的Butcher & Baker美式餐廳,新開不久,將幾家車房(加多近街和北街北段原來密佈車房,如今已經關少見少)打通,店面面積在區內數一數二,巨大。

雖然位於算得上西環尾的末端,但由於外形裝修出色,又是花花草草又是舊單車,成功吸引注目。

這家餐廳沒吃過,但吉席街的Jaspas Restaurant吃過幾次,對於美國菜大份量而香口的特色頗有印象,最適合肚子餓的時候去吃,或者放假時喝啤酒也不錯。

等下次試吃後再添加評價吧。

更新:聖誕節當天去該店吃了聖誕午餐,自助的,有火雞肉、煙肉扒等,味道還可以,免費加添的紅酒味道一般,雪糕在水準以下。

另外叫了披薩,還有羊奶芝士飯,感覺比較一般。

不過,咖啡(40元一杯)倒是不錯。

2015/12/02

西環尾睇牙

西環尾(堅尼地城)私家醫生超多,牙醫也多,但收費不菲。

近日有一輪看牙經驗,順便分享一下。經過搜尋,網上對卑路乍街近山市街一位梁姓牙醫的風評頗佳,特別指他是良心牙醫,對老人家很好,會自動減價。

既然如此仁心,當然不能錯過啦。

點評:

一,醫術不錯,不算溫柔但夠細心;兩名護士其中一人幾乎毫無經驗,怕怕。

二,環境較逼,只能勉強容納三人等待。由於預約非常爆,加上梁醫生看症經常超時,所以等得頗辛苦。去看症記得帶嘢消遣和帶多件衫。

三,收費不菲。洗牙380HKD,脫牙(剝牙、拔牙)收1000HKD,只是一隻多年前杜牙根後沒處理的爛大牙(臼齒),剩下一點不長的殘牙而已。

後來再查一下,發現堅尼地城社區綜合大樓(石山街)原來有政府牙醫街症,雖然只提供痛症和脫牙,但不就剛好適合我麼?!

順便說一下,這個政府牙醫街症是全港島唯一一個,但不是很多人知道,每周一、五早上開放派籌,每天84個。

2015/11/24

規劃署擬將西環尾海旁大變身

(文章來源:《信報》獨眼香江)

殮房 碼頭 垃圾站 阻堅尼地城海濱變身

港島堅尼地城卑路乍灣海邊用地一直未有完善使用,規劃大落後。經幾輪諮詢,規劃署初定海濱的規劃概念和主題,目標將堅尼地城西部海濱土地打造成獨特景點,如設遊艇會、露天餐飲區作戶外宴會場地和周末市集等。然而,美輪美奐的設計圖仍屬紙上談兵,改造海濱仍有三大難關︰搬走公眾殮房、招商局碼頭轉型、解決港島西垃圾轉運站臭味。

老紀了解,堅尼地城以西海濱區的難題只是暫時性,政府已有拆解方法,以配合海濱新發展。據知,規劃署已在摩星嶺域多利道預留一個山洞和相連土地,作為西寧街域多利亞公眾殮房重置之用,惟至今未有搬遷時間表。利用山洞安置厭惡性公共設施,在西區不是新鮮事物,10年前啟用的港島西地下垃圾轉運站已證明可行。而規劃署預留的山洞,曾為港鐵(00066)興建西港島線時作火藥庫。

刪住宅用途 殮房搬山洞

不過,按現有規劃圖則,擬作公眾殮房的山洞,連接一幅土地卻劃作低密度住宅,顯然兩個用途格格不入,日後住宅發展亦肯定帶來反對聲音。有政府規劃師向老紀透露,基於住宅與公眾殮房用途不相融,規劃署已打算刪除住宅用途,改為公眾殮房設施。搬走西寧街公眾殮房後,原址會與相連用地規劃作海濱長廊,設施有餐飲、觀景台、緩跑徑和兒童遊樂區。

招商局碼頭在西環卑路乍灣已有相當歷史,在新規劃中,規劃署希望將碼頭大變身,設遊艇會、可停泊遊艇和郵輪,並設露天餐飲區,可舉辦戶外宴會,將昔日的卸貨區變成高格調的消費場所。不過,構思能否順利推行,視乎招商局的取態,是否同意轉型。堅尼地城西部海濱發展計劃,招商局碼頭是唯一私人持有的用地。

招商局碼頭岸邊仍有貨倉,現由招商局創碼運輸營運,業務仍有儲存大米、紅酒、雜貨等。據公司網頁資料指出,該倉庫是全港大米市場主要集散地,為本地50多家米商儲米,佔約五成。其實,招商局近年的碼頭業務已略有改變,碼頭不時接待郵輪停泊。早於2009年,啟德郵輪碼頭尚未落實,尖沙咀海運碼頭泊位不足,旅遊事務署便曾諮詢區議會,讓招商局碼頭接待郵輪旅客,並安排旅遊巴接送,獲區議會支持。

「規劃漂亮臭氣沖天趕客」

有當區居民向老紀說,海濱變做特色景點固然好,但擔心未必能達到效果,因自從港島西地下垃圾轉運站出現後,每天垃圾車經過的難聞氣味,令人欲吐。「規劃怎麼漂亮也沒用,臭氣沖天只會趕客」,他認為這應是當下最重要解決的問題。

對於海濱的新規劃,剛成功連任中西區區議員,本身是海濱事務委員會委員的陳學鋒,指垃圾轉運站的確帶來臭味問題,「近年收到居民投訴,估計部分原因是抽風系統有問題,已要求當局跟進改善。也有可能是承辦商日夜更交接時,將一些廢物收集桶放在露天地方,令臭味更大」。他建議將垃圾車改為密封式以改善環境。

預留空間舉辦周末市集

規劃署建議,將堅尼地城西部海濱用地,打造成吸引本地居民及遊客的獨特景點,期望集商業、休閒及旅遊用途於一身。新規劃建議將海濱劃成三個小區進行不同主題發展,包括將A區的海旁官地,變身成海濱長廊,岸邊碼頭會保留讓小型船隻上落,並興建觀景台讓市民飽覽海景,岸上設立公園及兒童遊樂場,及預留空間作舉辦周末市集。

B區是招商局的碼頭,岸邊有兩座招商局的貨倉,新規劃建議日後作休閒及旅遊用途。碼頭繼續保留供郵輪及遊艇停泊,伸出海面的碼頭擬建露天餐廳。規劃署亦期望長遠可淘汰工業用貨倉,改為設立如遊艇會一類旅遊相關項目。C區現為堅尼地城臨時遊樂場,規劃署建議設為永久公共空間,作康體用途。

2015/10/26

西環七輪燒肉

七輪燒肉日式燒烤店,在西環科士街(港鐵堅尼地城站C出口對面)新開了一家,近日去嘗試了一下,現在趕快來報告,以西環尾食肆的輪轉速度,不快點寫,恐怕很快就結業了。

在著名的石墻樹街吃燒烤,顯得那麼有味道,地點選得不錯。

店鋪設計是半開放式的,估計是考慮到燒烤煙霧的問題,也不浪費街外美景。

首先要說食物,牛肉確實很香,入口多汁。雞肉也不錯,沒有雪味。珍珠米飯不知道是不是日本的。

飲料方面,幾十元一杯,而且從陰謀論出發,明顯是要讓吃得滿口冒煙的你幫襯,因為作為燒烤店,居然不提供凍水!更遑論冰水了。

他們只提供熱滾水,而且是酒樓茶杯那種容量。大哥啊!吃燒烤喔!飲滾水?米玩啦!這一點很不厚道。

而且他們的收費也不便宜,燒烤套餐從138-188元,不包飲品。

另外,設備明顯有問題,抽氣無力,油煙轟然四散。吃完要回家換衣服才敢有下一場。

室內裝修也簡陋,空蕩蕩,墻壁看上去是上一手留下的,有不少痕跡,滿墻架子,什麼擺設都不放。就像飲食界的臨時特賣場。

曾幾何時,堅尼地城也有韓國燒烤店。他們在樓上,價格便宜很多,都做不住了,何況這家在地鋪的?我不太看好七輪西環店的前途。

如果他們在宵夜場削價並提供啤酒,估計還有可為。

2015/10/24

薄扶林道遊樂場飲污糟水

薄扶林道遊樂場是堅尼地城區內,除了卑路乍灣公園外,其中一個大型公園,有兒童遊樂場,更有足球場和兩個籃球場。周圍環境清幽,是極好的休憩所在。

這裡有頗多公眾使用,附近也沒商店和超市,要喝水只能向公園內一部自動售貨機(沒貨或不合飲那就沒辦法)購買。

當然了,作為康文署管理的公園,自然有飲水器提供。然而不知是否山高皇帝遠,市政管理隨意而為,飲水器骯髒不堪,看來除了用來洗手,不會有人喝的了。

2015/10/22

西環華豐燒臘值得一試

華豐燒臘西環店,位於堅尼地城卑路乍街165號(堅尼地大廈地下,靠近爹核士街),算是區內新開餐廳,但據稱華豐燒臘已經有60幾年的製作燒味經驗,中環等地早有分店。

既然如此,那就試試味道如何。

這天吃的是午飯,既然敢當招牌招徠,當然要吃燒味啦。

確實不錯,特別是叉燒,不硬不韌,最主要的是肉味濃。

感覺上華豐與泰興定位差不多,但是我更喜歡泰興,因為華豐的暗淡裝修令我食慾大減。

後記:12月底在這家餐廳吃飯,偶然聽到老闆(第三代繼承人,太子女,此店在香港已經有70年歷史)說:爺爺一代在中環開小店發跡做大品牌,買下了鋪位用心經營⋯⋯後來遷至現址,現址業主有良心(不租給連鎖集團,寧願少收些租金出租給小店),也是個在香港經商的富二代(印度土豪),他將出租此店鋪所得租金全部用去幫助他自己國家(印度)的小孩讀書。

2015/10/13

西環招商局碼頭停泊美軍艦「42」

招商局碼頭是外國軍艦停靠補給的熱門地點,這艘軍艦不知道會不會是過幾天準備到南海南沙群島宣示「航行自由」、進入中國人工島12海里範圍海域的其中一艘呢?

美國軍方近日表示,已經做好進入中國島礁「領海」的準備,只等白宮下令。據說白宮因為習近平訪美時兩個未能就南海問題達成重大進展,因此決定更加強硬應對南海問題。

這艘舷號為「42」的軍艦,其實是美軍太平洋艦隊駐守日本佐世保市的「日耳曼城」號船塢登陸艦,最大排水量1.5萬噸,是美軍運兵船主力。

「日耳曼城」號雖然是登陸艦,並且剛剛參加了美國與菲律賓的年度兩棲登陸軍演,但相信不會參加巡航南海中國人工島的計劃。一般相信美軍會派出機動性和火力更強的新型濱海戰鬥艦向中國示威。

2015/10/09

老店祥香園奶茶水準仍在

不知不覺天氣轉涼,這天回到西環尋吃,忽然想起了祥香茶餐廳,或許這是老店特有的溫情在秋天特有的吸引力吧。

最近兩年,堅尼地城的食肆增加了一倍以上,大多數是西式餐廳。雖然選擇多了,但那些洋人食物,對我這種中國胃來說,只是情人感情。

1967年開業的祥香園,被譽為西環(餐廳)三寶之一,另外兩寶是新中華酒家、卓記粥店,原新中華早已在2011年5月結業,雖然後來被新開的海寶漁港借用了招牌,但始終不是那回事。

進入祥香,裝修多年不變,殘破的木皮、斑駁的牆壁、鐵凳腳的鏽跡仍在那裏,熟悉的老店感覺瞬間將人包圍,自己恍若回到那個踢拖落街吃個早餐、嘆個下午茶的年代,有點兒感動。

雖然是中午時刻,但沒飯吃也沒辦法,叫了特餐(32元,物價漲了),食物還是那個水準,說不上驚天動地,但絕對不會難吃,何況在感情分增加的情況下,誰都能吃得津津有味。飲品嘛,熱奶茶是必然要點的。

祥香園的奶茶保持了一貫品質,估計與老闆夥計和經營理念多年不變有關。

很怕一些茶餐廳將奶茶沖得又濃又稠,放了一下,杯面就凝結一層膜出來,喝完整個下午胃部都不舒服。真想告訴那些茶餐廳,奶茶不是茶濃、奶多為之好,凡事必須講究平衡。

茶太濃,其實會影響我們對茶香的感受;奶太多了,則破壞茶的味道,而且用的是經過提煉加工的煉奶、花奶、淡奶等,更加不宜太多奶。否則就像喝粥水的口感,絕難令人叫好。

吃完最後一口沙爹牛肉公仔麵,端起奶茶,一口喝完。適中,香醇,淡淡茶味流連齒頰。

想到很可能在不久的將來,祥香園會因為抵受不住貴租而結業,忍不住深深吸了幾下杯子殘留的奶茶香氣,祥香。




祥香園特餐
祥香園門口如一
經過多年的物價飛上漲,祥香園價格不便宜呢
祥香園水吧夥計都是老資格的行業好手
祥香園裝修數十年不變,拍戲一流

2015/09/02

西環芝寶坊結業

堅尼地城老店芝寶坊,從美菲商場外搬入商場內多年,一直還得眾多街坊支持,但今天突然結業,非常遺憾。

面對詢問,老闆娘只是搖手說「唔做啦」,不再詳細解釋。

2015/08/29

西寶城FunZone經營不善

堅尼地城區內很少有兒童室內活動場所,除了市政「波波池」和社區中心13樓等小型中心,就唯有西寶城的室內遊樂場FunZone了,一萬呎的場地,各類基本嬉戲設施齊全。

FunZone是2012年承接了PlayTown來經營的,少少裝修,幾年之間,收費從80元升至160元,遠超通脹和市民收入水平,甚至租金增長速度,也比區外類似室內遊樂場為貴。

按道理,收得貴,應當服務好才對,但其實不一定。

我們今天(2015-08-29)早了十五分鐘到,還未開門,希望在門口換鞋的凳子休息等待,但被職員無情拒絕。

我想問,這樣的硬性規定(該凳子在營業時間是給客人換鞋而不准休息)和缺乏人性服務態度,是否有必要呢?

2015/06/30

新開英倫餐廳Shoreditch

堅尼地城儼然香港舊區改造新典範,從垂垂老市區,經港鐵注入T細胞,搖身變為潮飲潮食之地,各式餐廳食肆不斷開張!

這家位於吉席街18號(吉席街與北街交界)的英倫風格餐廳Shoreditch,店主認為KennedyTown的變身過程與英國倫敦Shoreditch相似,於是餐廳以此為主題,裝修是英倫風格,食品當然也是。

類似比較高檔的餐廳,堅尼地城隔幾天就開一家,已經進入白熱化競爭。估計未來會有一批倒閉。

Shoreditch面向吉席街電車路的一面

Shoreditch面向北街的另一面

2015/06/26

大眾美味——平福燒臘

堅尼地城老字號關少見少,這家位於卑路乍街121號(士美菲路口往西不遠)的平福燒臘飯店,算開得久的了。

說得是平福,當然是平(便宜)啦,這裡買的叉燒、燒肉等很實惠,燒鴨特別便宜,約120元一隻。

燒鵝就不便宜了,今天買了四分一隻,要100元。不過,很好吃,因為這家店的燒臘都是燒起不久的,新鮮。

平福燒臘飯店也有飯盒賣。

店面裝潢很一般
師傅很有周星馳味道
刀法如神,斬斬斬
開燒鵝,話咁易
看到都流口水的燒鵝啊

2015/06/25

堅城樓貴

浚峯


配套完善、交通便利的堅尼地城逐漸成為樓價高昂之地。

恆地(00012)主席李兆基私人持有的堅尼地城浚峯,還沒起好,已經賣到撼撼聲,實用面積544方呎的單位,成交價過千萬,呎價近兩萬,據說還要加價……

貴還貴,買家不乏,吹呀!

浚峯快完工

2015/06/18

西環三年斬兩棵古樹

最近經過堅尼地城蒲飛路,驚覺蒲飛路與士美菲路交界的一棵百年古樹已經被斬掉!甚覺可惜。

翻查得知,康文署在2015年4月23日通告,該古樹感染褐根病並有潛在倒塌危險,故而移除。

這棵古樹在《古樹名木冊》內編號為LCSD CW/4,本網誌在2010年曾拍下其雄姿,可惜的是,它可以躲過日本人的戰火,安然在英國人的統治下成長,卻沒辦法享受祖國帶給它的繁榮穩定。

康文署發言人表示,署方一直為該樹進行定期檢查和護理。在2012年,署方發現該樹健康情況轉差,樹冠亦較前稀疏,因此已加強對該樹的監察和護理。然而,署方其後懷疑該樹感染褐根病,於是在同年10月聯同發展局樹木管理辦事處及樹木管理專家小組進行實地檢查;基於該樹結構穩固,故此建議署方繼續監察,並定期噴灑殺菌劑和修剪枯枝。

及至2014年8月,署方再次檢查該樹時,發現其健康情況未有改善,樹木辦其後的化驗結果亦證實該樹感染褐根病。康文署於今年1月再次聯同樹木辦及樹木管理專家小組實地檢查,確認該樹的健康狀況持續惡化,已無法復原,且整體結構受損,存有潛在倒塌危險。署方在諮詢樹木辦的意見後,決定盡早移除該樹。

在專家們在2012年認為可以挽救的情況下,為何依然沒法治好樹病?據說,此病無藥可醫。然而為何不斷有百年古樹必須移除,如2012年就移除了士美菲路與龍華街交界(距離此次移除的細葉榕樹十米遠)的一棵古樹,是否存在保護不周(例如巡查失誤)的因素?

保護古樹,不僅是保存集體回憶,更等於保護城市。

褐根病介紹:http://www.trees.gov.hk/tc/tree_care/brown_root_rot_disease/
往日雄姿:http://kennedytownhongkong.blogspot.hk/2010/01/blog-post_07.html
被斬另一古樹:http://kennedytownhongkong.blogspot.hk/2013/01/blog-post.html

2015/05/11

港大好多遊客

港鐵西港島線開通後,另一個帶來的變化,恐怕就是香港大學了。遊客已經將港大當成了景點。

從大學站出來,電梯直接將遊客帶到港大核心地帶,再也不用身水身汗地走上去。

遊客目前是本地人為主,當然也不乏內地遊客。前幾天看到,一大堆遊客圍著孫中山銅像附近的一隻松鼠大驚小怪地狂拍照。

人多,對學生有沒有影響?我不是學生,也沒問過學生,不好判斷。不過,大學內的展覽館的那批珍貴明清家具,是否有必要做一些防護設施呢?

科士街石牆還能撐多久

傳統石牆技術已經失傳 石牆樹是香港特色景觀(並非獨有),而堅尼地城科士街石牆,則算得上香港面積最大、最長、最悠久,生長保存最完好最多石牆樹的石砌護土牆,至今逾百年。 根據記載,香港第一代屠房1894年建設,位置就在科士街南面山坡(現遊樂場、球場),主要是牛房,也屠豬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