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3

百年前的鼠疫墳場重現堅尼地城

疑似墓碑建成的石級所在山坡工程仍在進行。
堅尼地城是昔日維多利亞城的最西端,屬於香港早期市區,歷史遺址自然不少。《蘋果日報》近日報道,堅尼地城域多利道一處山坡發現20多塊墓碑碑石,該處位於昔日堅尼地城鼠疫墳場旁,懷疑碑石來自墳場,價值可達一級歷史建築。

對於區內有此發現,本blog主當然少不免探訪一下。今天在現場發現,該處山坡在西寧街與域多利道交界處,即聖路加堂牧民中心的西側,目前正進行政府工程,前往的路徑已被圍封。

20多塊石碑上刻有人名及籍貫,部份有號碼,散落在山坡,部份被用作興建石級,或作為護土牆的建築材料。這些石級通往加惠民道中段、原警察宿舍旁邊,估計以前是區內居民及警察的上下山便道,由此前往西寧街巴士總站可省時數分鐘。

一份1897年憲報列明,當年政府將在堅尼地城醫院以西約300碼興建一個傳染病墳場(俗稱鼠疫墳場),憲報資料加上檔案處的舊地圖,可推斷山坡正位處墳場旁。香港大學建築學院建築文物保護課程學部主任李浩然從石碑外形和位置等判斷或來自鼠疫墳場,「私人墓碑比較少有號碼,似政府墳場。」

曾研究本港墳場歷史的前古諮會成員高添強則對該處是否屬鼠疫墳場有保留,因以往附近亦設華人墳場,而私人墓碑亦可能刻有號碼,認為需古蹟辦研究確定。

報道指出,有市民發現土木工程拓展署正進行勘探,部份石碑已經不在原處,擔心工程破壞石碑,去信署方及要求古蹟辦跟進。

古蹟辦回應,稱已於1月中要求土木署暫停勘探工程及作實地視察,確認工程不影響石碑;現就石碑進行詳細研究以確定其文物價值。土木署指工程於去年12月開始,預計今年3月底竣工。今天所見,山坡上仍有工人作業。

疑似來自堅尼地城鼠疫墳場的墓碑。

疑似來自堅尼地城鼠疫墳場的墓碑

疑似來自堅尼地城鼠疫墳場的墓碑
部分墓碑用來建造護土牆。
閱讀延伸:
1894年5月香港爆發鼠疫,近半年內導致至少2500人死亡(絕大多數是華人),這只是官方數字,不包括8萬多名(約佔當時三分一人口)逃離香港的居民和未報官的數字。此後香港每年都有鼠疫爆發,延續了30年。

值得深思的是,疫症傳播與2003年沙士的相似性。鼠疫相信是雲南早十數年爆發,逐漸蔓延至兩廣,最後在1894年春在廣州爆發,並傳播到人員來往密切的香港。當時港英政府漠視社會、醫療政策是疫症大爆發主要因素,而華人不信西醫也是重要原因;而基於香港往世界多地有遠洋輪船,令香港成為全球第三次鼠疫大爆發的重要傳播中轉站。

2017/02/20

西環居民今入稟司法覆核力阻政府賣加多近街公園地皮

堅尼地城罕有的休憩用地,位於西環尾的加多近街臨時花園即將被政府清拆、拍賣地皮。《蘋果日報》今天報道,發展局局長馬紹祥將於本周首次以局長身份公佈下個財政年度賣地計劃,市場人士估計,焦點市區官地包括了位於堅尼地城的西寧街巴士總站用地和加多近街公園。
鳥瞰加多近街臨時花園。

加多近街臨時花園地盤面積約9.8萬方呎,可建樓面約63.7萬平方呎,預計可提供750伙。市場估值逾80億元,樓面地價約1.3萬元。

西寧街巴士總站地盤面積約2.5萬方呎,可建樓面約25萬方呎,料可提供近300伙,估值約30億元,樓面呎價1.2萬元。據悉該處地皮面對的殮房,即將搬入域多利道的山洞內。

另據《星島日報》網站報道,規劃署、土木工程拓展署決定清拆加多近街臨時花園,進行除污工程及更改土地用途作興建私人住宅,遭附近居民強烈反對。於中文大學就讀的西區居民王澄烽今入稟高院提司法覆核,要求法庭撤銷該決定,並指土木工程拓展署於2015年進行的環評報告誤導規劃署,若錯誤地相信該報告,會導致公眾健康承擔風險,及對居民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而且亦浪費公帑。
2017年2月20日拍攝的加多近街臨時花園紅葉。

2017/02/13

西環碼頭海鮮小菜館退場?

「西環碼頭」部分桌子和凳子已經拆走。
今天路過堅尼地城新海傍,赫然見到曾經的新派海鮮酒家——西環碼頭,正在進行拆卸(或者是裝修?)作業。難道不敵每月二三十萬元月租,西環碼頭這家已經打開名堂的海鮮小菜館要結業?

「西環碼頭」面向卑路乍灣,正門在新海傍,地址是爹核士街1號裕福大廈地下。這家店開業不少年,感覺上似乎是泓都開始入住時開始營業(具體要再查證),但因為我住在西環的時間太長,乃至於仍然覺得它不能算老店。

餐廳的海鮮小菜均具水準,最吸引人的因素,還有它面向無敵海景、恰恰就在舊時西環碼頭的附近,多年前,還沒有士美菲路街市時,新海傍是一個臨時魚市場,許多漁船舢舨在新海傍靠岸,大路邊,大家就這麼賣魚買魚,要找到一條不新鮮的魚也困難。

來「西環碼頭」吃飯,相信很多有點兒年紀的人都和我一樣,眼前不期然會湧現一股熟悉的故景,唏噓也好、感慨也罷,反正「西環碼頭」也是給大家帶來回憶的契機。

在地鐵未通至堅尼地城時,「西環碼頭」的價格無疑是比較貴的。然而到了現在,西環物價飛漲,到處是高檔餐廳、酒吧,連早餐也要三十元以上時,「西環碼頭」的價格又顯得愈來愈親民.......

不知道「西環碼頭」最終是不是結業,只知道這個無敵海景鋪位,業主肯定不會「浪費」賺錢賺到盡的機會。如若踢走「西環碼頭」,相信這個位置又是一家高檔酒吧了。

所謂的「點亮堅城」鴻圖大計,到底最終是怎樣的願景?人和人情味,漸漸散去。

「西環碼頭」門口的座位和招牌在拆卸。

2017/02/06

白屋改建後還是那白屋嗎

2017年2月6日的白屋
摩星嶺附近的白屋(域多利拘留所)向來因拘押政治犯而充滿神秘色彩,可惜1997年回歸後,一直沒有向公眾開放,直到2013年政府決定撥批與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作為香港分校校舍。2015年4月城規會通過有關建設,2016年9月開展地基工程。

白屋是本港三級歷史建築,按照規劃,大部分歷史建築(包括白色圍牆及鐵絲網)將獲保留,並新建一個高架校舍,預料2018年9月落成啟用。

城規會通過規劃的時候,並未公布哪些建築會被拆除,但根據報章早前報道,白屋主要建築物A、B樓將用作教學大樓,而C座則會拆除。校方聲稱,明白有意見希望保留歷史建築,但考慮該幢大樓位處山腳,保留有一定困難,如不移除,亦難以符合消防條例。

參見本雜誌之前文章

改建中的白屋面目全非。


白屋地盤

活化是否成功?在於我們能否看到原貌。

白色拘留所圍牆會保留。

學院效果圖。

曾經的白屋門口已經不見。

科士街石牆還能撐多久

傳統石牆技術已經失傳 石牆樹是香港特色景觀(並非獨有),而堅尼地城科士街石牆,則算得上香港面積最大、最長、最悠久,生長保存最完好最多石牆樹的石砌護土牆,至今逾百年。 根據記載,香港第一代屠房1894年建設,位置就在科士街南面山坡(現遊樂場、球場),主要是牛房,也屠豬羊...